天麟贵宾厅:“纳尔逊”号战列舰

文章来源:西集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6日 10:41  阅读:1650  【字号:  】

在那几个同学中,我是最低的,所以就误认为我最小,就每次照顾着我,我的成绩也是同样如此。在七年级,那段经历过的时光,我们几个总是形影不离无论吃饭,睡觉。还是课间,只要找到我们其中的一个就会找到其他的,我们吃饭的位置也是最特别的,就在班级吃饭的最后一排,对面就是别的班,感觉自己就像边界的守卫,如同解放军守卫祖国的边疆,不让侵犯,而我们则是守护自己班级里的椅子不被别的班抢走,特别是那个五班的大高个子。一同向小卖部捐款是我们每天必须做的,如同人每天睡觉一般。

天麟贵宾厅

挑来挑去,唯有一瓶蓝绿色的香水,最令我钟情。它的香味,不知怎的竟让我想起了空谷幽兰----遗世而独立,香悠悠,韵悠悠,寂寞却有内涵。店主是一位年轻的女郎,她告诉我它叫馥蕊悠悠。我暗暗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买下它。由于不敢随便向父母要钱,我只好从他们给的零花钱里面扣。这样我不知少吃了多少零食,少看了多少漫画,可只要一想起那梦幻般的香水,我浑身上下就充满了动力。那样深邃悠远的芬芳啊,我若搽上一些,是否也能像样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样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玉兰花般的诱人芳香呢?

说起自己的母亲,想必每个人都会凯凯而谈:我的母亲是个十分伟大的人;我的母亲是位劳苦的人;我的母亲是位慈祥的人。但我的母亲却是个与众不同的人。何为与众不同?哪个母亲不是爱自己的子女?哪儿来的与众不同?其实我所说的与众不同并不是这样的。

记得7岁那年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,我正在房间里自由自在地玩耍着……从客厅里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,我闻声赶来,只见爸爸坐在沙发上,架着二郎腿,手里拿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剃胡子,只见这东西划过的地方一点儿胡子也没有了。我疑惑不解地问爸爸:爸爸,这是什么好东西呀?我可不可用呀?爸爸说:这东西是帮助爸爸剃胡子的小帮手,你不能用。话音刚落,爸爸又笑咪咪咪的提起胡子来了。那样子真叫人羡慕。我呆呆地站在那你若有所思,还时不时抬头看看这东西……




(责任编辑:丘金成)

相关专题